相关文章

甜菜碱兑出“洗发水” 流入“流行线”等美发店(图)

  本报讯(记者 汪志 通讯员 熊洋海)“沙宣”、“唯美”、“Green tea”,这些你认为是品牌的洗发水很可能是出自小作坊,而生产过程就是将几种化学物质倒在一起进行混合搅拌而成,并且最终销往美发店。昨日,汉阳一生产假冒其他品牌的洗发水、护发素加工作坊被查。

  化工原料兑出“洗发水”

  该作坊位于汉阳鹦鹉大道384号一废旧厂房内。

  记者同工商人员来到现场时,近100多平米的厂房内部看上去十分凌乱,各种高矮不一的塑料桶、纸箱到处都是,最多的是一米多高的蓝色塑料大桶,里面装着不同颜色的液体。现场员工称,他们生产的是化工产品,“主要是洗头发用的洗发水,送发廊的。”

  据调查,大桶里的“洗发水”是用甜菜碱、AES、6501等化工原料加水勾兑而成的。而甜菜碱、AES、6501都是具有一定的去污、发泡、抗硬水性能的化工物质,常用于洗发香波、泡沫浴液、儿童清洁用品的生产。

  据介绍,他们将大桶里的自制洗发水,通过管子灌装到白色或绿色的小塑料瓶中。大桶里的液体约有200斤左右,而小瓶的容量大约为5斤装。上面标注的品牌“VS”、“沙宣”、“唯美”、“Green tea”等,更多的是全英文标识,但并未注明任何生产厂家地址或生产日期。经清点,现场已经生产好的“沙宣”、“唯美”等品牌的洗发水有上百桶。

  “三无”产品流入“流行线”

  随后,汉阳鹦鹉工商所执法人员对该作坊进行了查处。从现场查获的“4月份流水账”显示,生产好的洗发水主要销往了“流行线”、“天姿”、“徐家棚丽源”等美发店,以及“黄石大毛”、“蔡甸邢江波”、咸宁、麻城、通山等周边地区。

  账本显示,仅4月12日-18日,其销量就达到了35笔,像4月27日等,一天的销量就高达7笔。销售的产品名称主要为“倩护”、“沙洗”、“茶洗”等,单价为66元、78元、90元、102元不等。

  “一般理发店的洗头工都会戴橡胶手套,而且用这种洗发水可能会有一种烧头皮的感觉。”昨日,从事美容美发业七八年的阿超(化名)坦言,这种洗发水多含有汞、硫等有害元素,“这些洗发水基本上都是勾兑成的,长期使用可能导致皮肤癌。”

  汉阳鹦鹉工商所对该窝点进行了查处,并对其立案调查。

  走访

  发廊洗发水

  灌装现象挺普遍

  昨日,记者同工商人员先后走进汉阳拦江路、鹦鹉小路的“神剪”、“芳芳”、“靓妹”等几家美容美发店,发现这些店用于冲洗的洗发水多是灌装的4公斤或5公斤装“三无”产品。

  “4公斤装的18元/桶,都是别人送上门的。好的洗发水成本太高,谁家也不会进,我们一直都用这种洗发水给客人冲洗。”其中一家美发店店长说。

  记者注意到,在客人洗发时,服务员立即询问用不用好一点儿的洗发水,好一点的要多收5块钱。在得到否定回答后,他拿出一瓶“普通洗发水”,浅蓝色的液体,看起来与平常用的没有什么区别。而桶上的英文字母也看不清楚,从瓶子的外表来看,已经用过很久了。

  据了解,规模大点的发廊基本上都是购买大桶散装洗发水,然后灌入洗发水桶中。而这种桶装“三无”洗发水,单从色泽、香味来看几乎以假乱真。而只有少数大型美发店会用正品,但成本太高,一般发廊接受不了。

  店长理发加钱 毛巾不能免费用 江城美发店怪象多

  律师:理发店有擅自加价嫌疑

  相关

  新闻

  本报讯(见习记者 翟莹 袁超一)“店长剪头发,要多收10元。”昨日,市民何小姐致电本报,称遭遇美发店“霸王条款”。记者走访了江城几家大型美发店,发现店长理发加钱几乎成了行业“潜规则”,更有部分理发店的毛巾也加收一元,有的免费抵用券不能免费使用。

  现象

  店长理发加收10-30元

  记者走访了江城几家大型美发店发现,大型理发店店长剪头发都要加收钱,最少为10元,最多为30元。加收费用的标准,各美发店也不统一。椰岛造型光谷店表示,费用是店长自己定,“他觉得自己有这个实力。”而标榜造型的店员则称,每个门店店长加收的费用由公司规定,各不相同。

  “没有免费毛巾,只有消毒毛巾。”在流行线光谷店,店员告诉记者,他们已不提供免费毛巾。“如果不想用,可以自带毛巾。”

  随后,针对“消毒毛巾收费是否合理”,记者随机采访了10位市民,其中6位表示不满。

  观点

  理发店有擅自加价嫌疑

  市民雷先生告诉记者,4月中旬,他持洗头抵用券进店消费,理完头后却被告知要“补3块钱”。原因是“前几天店里剪头发的价格提高了”。为此雷先生不得不补交了3块钱。“他们单方面涨价,又没通知我。这次理发相当于我早就购买好的商品,只是寄放在商户那,哪有后来涨价又加价的道理?”

  湖北中和信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袁和平认为,收费是否合理,关键看有无物价局核准的收费许可证。而根据相关行业规范,毛巾、面巾等公共用品、用具应“一客一换一消毒”。经营者应该无偿履行此义务。把毛巾消毒的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,有擅自加价的嫌疑。此外,收费性的服务必须事先征得消费者的同意,商家若不履行告知义务,消费者有权拒绝为此买单。

  一根管子灌出自制“洗发水”。记者 汪志 摄

  作者:翟莹 袁超一